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-第1840章 叫“鹰”的疤脸男人

作者: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 2020-02-15 01:25:26

标签: 哥不要在这里恩会有人

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

餐桌下手指噗呲噗呲-第1840章 叫“鹰”的疤脸男人

哥不要在这里恩会有人 天才本站地址s

在乌扎小镇东北角高处,半坡上,树林掩映中有一栋小木楼。

木楼的下面有一个地下仓库。

仓库里储存着一些晒干的海鲜和和一些食物,还有就是一些日用品。

在仓库一个角落,一个瘦小的少年被捆绑住手脚塞在一个木桶里,嘴巴被一团破布堵住,动弹不得,也呼喊不得。

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失踪了大半年的小山鼠。

半年前的那个晚上,他接受山鹰的嘱托和任务,带着女神之吻下山去找黑魔头。

然而,很不幸的是,那晚上夜黑风高,又是大雨倾盆,加上他心中焦急,竟然在大山里迷路了。

小山鼠号称山里的活地图,可惜那只是指华国和东南亚边境那一带,深入东南亚南部地区后,他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,也是不知道路,加上晚上那种恶劣的天气下,一个人容易迷路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所幸的是,小山鼠毕竟是山里长大的人,迷路后的他并没有慌张,而是继续寻找出路,正当他找到出路的时候,却不幸地被突然冒出来的黑影打晕,等他醒过来时,就是这个地下仓库了。

这半年来,他就一直被困在这里,一日三餐才会有人送东西下来给他吃。

晚上的时候,偶尔也会被一个脸上满是疤痕的男子带出去走走,活动活动筋骨,要不然,他常年被绑在木桶里,整个人都要废掉。

这半年来,小山鼠自然不忍受困在此,他还想着他的任务,惦记着那口装有女神之吻的箱子。

因此,他无时不刻地想着逃出去。

可惜,每次逃跑行动都是功亏一篑,搞得他都快绝望了。

“吱嘎”一声响,这时,上面入口的木板被拉开,一道光线射进来,让昏暗的仓库稍微明亮了一些。

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中捆绑了半年之久,而且看不到出去的希望,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早崩溃了。

但小山鼠从小苦出身,意志之坚韧超乎常人,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失去希望,都在想着有朝一日可以逃出去。

当然,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这样长久下去,他真担心有朝一日会崩溃掉。

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上面下来,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。

听声音小山鼠就知道,又是那个疤脸男。

这栋木楼除了疤脸男外,还住着另外一个人,一个女人。

小山鼠见过那个女人,长得很漂亮很漂亮,听那女人叫疤脸男单名一个“鹰”字。

鹰走下来,来到塞着小山鼠的木桶前,放下手中的小篮子,将小山鼠嘴巴里的布团取下来,不冷不热的声音道“吃饭了。”

篮子打开,窝头、咸鱼片,还有一些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黑糊糊的东西。

每天都吃这个,小山鼠看到都翻胃了。

“不吃。”小山鼠嘴巴的布团被扯开,狠狠做了一个呼吸,即使吸入的空气充斥着发霉的气味,他依然毫不顾忌。

半年多的时间啊,他已经习惯这种霉味了。

“你要么杀了我,要么放了我,这样困住老子,你什么意思要困我到什么时候”小山鼠咬牙恨恨地问。

叫鹰的疤脸男微微皱眉“我也不知道要困你到什么时候,也许很快,也许还有一年,两年,甚至更久。”

“你到底是谁,你到底要干什么”小山鼠忍不住爆发了,发出愤怒的咆哮,口水都喷溅到那张满是疤痕的脸上。

鹰任由小山鼠咆哮着,他的表情依旧淡漠如常,仿佛没有人的表情似的,只是抬起手轻轻地擦掉脸上的唾沫,嘴里发出古怪的声音,似在跟小山鼠说话,又似在自自语。

“我是谁呵,连我自己都忘记我是谁了。”

听到这个回答,小山鼠一愣“你。”

“吃饭吧,如果你还想活着,就乖乖吃东西。”鹰拿起窝头送到小山鼠的嘴边“当然,如果你不想活了,我也不拦你。”

“你特么真是个怪人。”小山鼠忍不住爆粗口骂人,他真要被这家伙给弄疯了“你滚,我不会吃的,饿死我也不吃了。”

小山鼠怒目而视,心一横,准备以绝食来做威胁。

男人将窝头放下,食物放回篮子里“东西放在这里,饿了自己吃吧。”

“喂,老子手脚被捆绑着,你让我怎么吃”小山鼠愤怒喝问。

男人盯着小山鼠看了一会,也没说什么,手里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,“刷”的一声,刀光闪过,捆住小山鼠双手的绳子断裂,让他的手恢复了自由,之后,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去,上面很快传来木盖放下的声音。

小山鼠很意外,甚至难以置信,他就这样放心地走了吗,就不怕自己跑了那家伙怎么想的

不管他怎么想,先出来再说。

当即,小山鼠稀里哗啦地扯掉手上的绳子,又去解腿上的绳子。

很遗憾,这种绳子是牛皮绳,坚韧无比,一般的刀子都未必能割断。

更气人的是,不知道疤脸男用的什么手法,打出的死结根本解不开,小山鼠费了全身的力气都没用。

气愤的他只好连人带木桶一起滚倒在地上,用手从木桶里爬出来,然后就四处寻找割断绳子的东西。

楼上,疤脸男正在和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吃饭。

女人亲手做的饭菜,两菜一汤加白米饭,可是比小山鼠的美味太多太多。

“你打算将下面的人关到什么时候”女人一边吃饭,一边轻声问。

男人夹起一块鲜肉放入碗里,一边有些茫然地道“不知道。”

“唉。”女人一声叹息“你本不该掺和这件事的,不是吗咱们在这里远离江湖,过着自己的隐居日子,不是很好吗”

问出这句话,女人停止吃饭的动作,一双大眼望着眼前的男人,悠悠地道“你是不是后悔了还想着你以前叱咤风云的日子,回归你的江湖。”

男人满是疤痕的脸微微颤动了一下“阿玉,你不要多想。为了和你在一起,我把自己的脸毁了,把自己的过去也忘了,怎么可能会后悔呢。你知道的,我做的选择从来不后悔。”

“是吗”阿玉轻轻地叹了口气“昨晚上我听见你说梦话了,梦里叫着妞妞,妞妞是谁是她吗”

“妞妞”男人的脸色豁然一僵。快来看”hongcha866”,看更多

最新内容
相关内容